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新城疫强毒株对美蛋鸡行业的影响
来源:jdf    时间:2019-6-11 9:36:18    查看:

自2018年5月以来,美国农业部(USDA)已经确诊了加利福尼亚州的新城疫强毒株(vND)疫情,包括在圣贝纳迪诺县、河滨县、硌杉矶县发生的数起,以及在文图拉县发生的1起。

 

  美国农业部还确认了犹他州犹他县的1起疫情。

 

  Egg Industry杂志总编辑Deven King与加利福尼亚州食品和农业部负责人兼州兽医师Annette Jones进行了交流,以便更多地了解疫区的情况。

 加利福尼亚州食品与农业部负责人兼州兽医Annette Jones,就新城疫强毒株对蛋鸡及鸡蛋生产影响,发表了见解。

 

  Deven King:新城疫强毒株疫情的流行对商品蛋鸡行业意味着什么?

 

  Annette Jones:我们发现,免疫良好的蛋鸡群的临床症状最轻,至少一开始是这样,但是它们会被感染。一旦感染,病毒就会传播到鸡场的其他栏舍中。后备母鸡的症状出现得更早也更严重。因此,从动物健康的角度出发,无论鸡群的免疫状况如何,该病毒引起的疾病均会导致生产性能降低,威胁产蛋能力,还可能对未免疫鸡群或年轻鸡群造成大面积的影响,如后备母鸡群和肉鸡群。

 

  另一个主要影响是增加生物安全的成本。目前,南加利福尼亚州的蛋鸡生产商保持的生物安全水平高于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对肠炎沙门氏菌或全国家禽改进计划的要求。除日复一日的提供花销外,还需要额外的时间来处理其他任务、培训和监督,他们还在一些设施上进行了投资,如混凝土地面、围墙、安全门、车辆清洗站和员工设施升级。根据农场大小的不同,可能投入约1万~12万美元。

 

  最后,如果家庭鸡群的带毒量仍然很高,该病将一直是个威胁。一场强风、暴雨过后引发的洪水或生物安全的过失均有可能导致感染。即使有美国农业部通过赔偿和病毒消除的复产支持,蛋鸡生产商也可能因停产、合同丢失、饲料费用等而损失数百万美元。

 

  Deven King:关于该病,消费者需要知道些什么?

 

  Annette Jones:新城疫强毒株不会引发食品安全问题,人吃禽类产品并不会感染该病毒。烹饪恰当的禽类产品是可以安全食用的。对于直接接触病鸡的工作人员,新城疫强毒株会引起结膜炎或流感症状。人的感染很容易通过使用标准个人防护设备进行预防,如配备橡胶手套和护眼罩,在接触鸡后彻底进行清洗并对双手进行消毒。

 

  Deven King:蛋鸡行业采取了什么措施来控制该疾病?

 

  Annette Jones:自2018年3月以来,南加利福尼亚州的商业家禽公司已经实施了一些强化的生物安全措施,并且绝大多数公司已经着手向加利福尼亚动物健康与食品安全(CAHFS)实验室例行提供vND样品,这些是在州政府的监督下由公司自己的人员实行。事实上,这种积极监测使我们立即检查到了去年12月第一次发生在商品家禽中的病例,在后备母鸡的死亡率开始增加前检测到了该病。多亏了公司间的协作,鸡群在确诊后24小时内被扑杀。

 

  不仅公司自己增强了生物安全措施,而且还与我们及其他生物安全专家进行合作,以此发现和减少生物安全漏洞。我检查后发现,许多公司确实不需要做进一步的改进,但是一些需要建造围栏,增加监控探头、锁门、混凝土地面,去除出入口,增加卡车清洗程序,增加或去掉员工停车区及换衣间等。每个养鸡场不断加强生物安全措施和检测的投入成本总计每年约12万美元。

 


  在任何情况下,加强员工培训,重申公司的政策,即“在工作之外不养禽,也不与禽接触”。当前,我们的员工正与生产商合作,通过生物安全培训和认证计划进一步加强员工教育工作。这种支持对该地区没有兽医的小型精品鸡蛋生产商尤为重要。

 

  Deven King:加利福尼亚州采取了哪些专门措施来处理这个问题?

 

  Annette Jones:根据经验,我们已经发现,在这种环境下成功根除疫情依赖于多管齐下的方法。任何一方面的失败将导致疾病根除计划的失败。我们还发现,成功还在于与美国农业部合作,“统一指挥”,从而避免“我们能行”的单打独斗,并最有效地利用围绕这一共同目标的资源。

 

  阻止病毒的流动:加利福尼亚正在利用州兽医局建立“禁止流通”的区域,但挑战是在鸡群移动前设限。唯一超越疾病而不是追逐疾病的方法是通过战略监测。我们实施了几项成功的策略,以确定需要监测的风险更高的区域,包括使用分区图、来自当地社区的情报、卫星地图和历史数据。由于成千上万的家庭被隔离,执行禁止流通命令带来了额外的挑战。为了执行和落实这一策略,我们派出了专门的小组,在资源允许的情况下,按规定的时间间隔重新检查被隔离的农场,并派调查人员跟进监测重要的疫点和疫区。我们发现,几乎所有居民都遵守并非常合作。少数不遵守规定的人需要耗费我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推迟根除疾病的进度。如果不遵守,我们采取的行动包括执法和逮捕令的介入,无补偿的扑杀和罚款。

 

  建立社区援助:通常情况下,禽类所有者必须充分了解这种疾病及其带来的负面影响,然后他们才能采取在许多情况下都很困难且昂贵的步骤来帮助我们根除病毒。我们致力于建立信任,找到每个社区参与的最佳方式。每一个社区都不相同。

 

  当地员工一直在帮助发展大量的外联机会。如,我们通过参加周日弥撒、社区活动和庆祝活动,以及在食品店、通过市政厅会议等等来扩展外联。

 

  寻找和消除:在人口密集的城郊社区,寻找和消除感染或接触vND的家禽是减少病毒负荷的唯一途径。如果没有对受感染的鸡群采取有效的监测和安乐死的措施,随着新家禽的引入,病毒会在邻近地区反复传播。我们正在努力减少高度感染地区庭院放养家禽的数量,然后空置,直到检测不到病毒为止。

 

  商业家禽生物安全壁垒:当生产商和服务提供商投资并维护旨在防止病毒传播和减少扩散的生物安全措施时,州政府审查和批准这些计划,以确保它们符合我们提高的标准,并进行审计以确保它们被实行和遵守。如果公司在控制区或者与控制区内的公司有关联,应当接受州政府的检疫,执行特定的生物安全措施,取得运输许可证并进行疾病检测。2018年5月发现病毒时,我们还与该地区的所有公司进行合作,收集建立流行病学所需的相关信息,以便我们可以立即合作,最大限度地减少一些农场发病后的病毒传播。

 

  缓解措施:州政府正在考察缓减措施,并打算实施一些以前实施过的有效战略,包括疾病感染途径分析、持续的社区参与、有针对性的监测、经审计的商业生产商生物安全水平以及如果重新发病后立即消除病毒的能力。我们还关注新的策略,如网络分析和使用社交媒体工具。

 

  Deven King:行业从这些暴发疫情中学到了什么,如临床症状、治疗方法、疫苗、生物安全措施等方面?

 

  Annette Jones:对于后备母鸡群而言,造成的死亡率比较显著,但在免疫良好的成年鸡群中,死亡率和减产则不是那么显著,并且发病更晚。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发现该病毒在经过免疫的鸡群中传播。请参阅美国农业部(农业研究服务中心)相关文件和报告,了解更多关于家禽中这种毒株的最新研究。

 

  鉴于该病毒自2018年 5月前就已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后院鸡群中传播,我们认为加强生物安全确实成功地阻止了此病毒的传入。加强生物安全措施也有效地减少了此病毒从一个农场到另一个农场的传播。在2003年以前的暴发中,仅仅几个月后就有22个商业农场被感染。虽然生产商在那次疫情暴发期间确实实施了生物安全措施,但是像蛋盘和集蛋路线之类的东西却与传播有关。此外,州政府的生物安全标准不够严格,也没有受到政府员工的积极审查。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加强版的生物安全标准。

 

  我们正在进行流行病学研究,以便更好地了解为什么此病毒会让特定的商业鸡群受到感染,但是一些早期的观点认为,这与受感染地区的雨水径流和商业鸡群附近携带高水平病毒的后院散养鸡有关。

 

  Deven King:如果生产商发现鸡场发生此疫情,该怎么做?

 

  Annette Jones:一旦发现鸡场发生新城疫强毒株疫情,则需要停止转移所有可能传播疾病的家禽、产品及其他物品,并尽可能地减少农场工作人员。同时,需要准备好与美国农业部的病例管理人员就补偿和病毒消除进行合作。再者,需要管理好饲料,确保恰当的动物管理,直到鸡群被安乐死。此外,需要及时、全面地收集信息,这将帮助政府人员跟踪病毒传入和传出农场的潜在途径 。

 

  Deven King:你认为这种病是如何在美国开始的?

 

  Annette Jones:在过去,走私鹦鹉可能与此有关,但就2018年病毒的传入而言,我们还未找到相关证据。我们支持对此做进一步的调查。

 

  Deven King:自首次发现疫情以来,控制方法有没有发生改变?

 

  Annette Jones:首先,控制方法的变化反映了资源的可用性,但是我们确实调整了每个区域的方法,因为它们各不相同。当我们资源不足时,我们会尽量减少监测,把重点放在已知的疫情上,这些疫情通常是通过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而知悉的。我们发现自我报告是目前发现疫情社区最有效的方法,但是我们担心这会导致检测延迟。理想情况下,我们将主动、有针对性的监测与热线生成的被动监测相结合,并立即对该地区的阳性鸡群及暴露鸡群实施扑杀。

 

  当我们发现一个新的疫区时,我们会根据该地区的鸡群密度、已确认的感染水平、鸡群的连接度等作出反应。当流行病学上出现与后院散养家禽相关的高水平疾病时,我们将该地区所有家禽视为同一群体,并将所有感染或暴露的鸡群安乐死。另外,在隔离度更高、疾病更少的地区,扑杀规模更小,但会增加诊断。